2005-01-30

不能言喻。

我打開了家的大門,隔著鐵閘似乎在等著什麼。往走廊的左邊看,沒有人;往走廊的右邊看,也沒有人。我把面轉回來,繼續慢慢的等著。

我應該在做什麼罷。對了,我是被老媽拜託了要站在這裡等石油氣送來的,站在這裡等著那個搬運工人。

有人輕快從走廊的右邊走到左邊,在我的眼前掠過。但他不是我要等的那個人。

聽不到腳步聲。

眼前的景物從模糊轉為清晰,我依舊站在這裡。剛剛似乎是睡著了?真是不小心。

我住左邊看,在走廊的盡頭似乎有東西在靠近。那是一個模糊的形狀,隱約看見一個人形在拿著一件有他身高一半的圓筒形物體。

就是他了。我馬上打開鐵閘。

住左邊一瞧,只看見那好像沒有盡頭的走廊。我想走出去,卻忽然發覺雙腳都不能動。

這時我才發現自己全身幾乎是僵硬的,是一種不自然的僵硬。我嘗試把身體前傾好能讓我看多一點,也不行。

為什麼明明可以動的東西會不能動?發生什麼問題了嗎?

腦海突然閃過一個映像,那是我自己的身體,以一個很詭異的姿勢僵硬著。

終於明白發生了什麼事的我,慢慢地張開眼睛。眼前的天花板因為門縫透進來的光,顏色看來有點詭異。

原來這是一個夢。

要麼就不發夢,一發就是這種奇怪的夢...。 AIR 後遺症...?

1 comment:

Ruby said...

哈哈~你個夢好得意喎!
(仲作得好好tim...><..<-慚愧!)
咩係air後遺症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