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5-06-14

傳道書。

傳道者說,虛空的虛空,凡事都是虛空。人一切的勞碌,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勞碌,有什麼益處呢。一代過去,一代又來,地卻永遠長存。日頭出來,日頭落下,急歸所出之地。風往南颳,又向北轉,不住的旋轉,而且返回轉行原道。江河都往海裡流,海卻不滿,江河從何處流,仍歸還何處。萬事令人煩厭,人不能說盡,眼看,看不飽,耳聽,聽不足。已有的事,後必再有,已行的事,後必再行,日光之下並無新事。豈有一件事人能指著說,這是新的,那知,在我們以前的世代,早已有過。十一已過的世代無人記念,將來的世代,後來的人也不記念。

cite 聖經 - 傳道書一章二至十一節

很有道家感覺的一篇書卷,讀後感受頗深。生命誕生卻又要終結,人出生沒有帶來什麼,死後也不能帶走什麼。如此為善為惡,實在沒有分別。人和野獸也沒有分別,不能以人為自高,終歸也是有生有死,沒有例外。

No comments: